大亚圣象困局:权利纷争与高层动荡限制公司发展壮大

大亚圣象困局:权利纷争与高层动荡限制公司发展壮大
2020年10月17日 07:44 中国经营报

  大亚圣象困局

  本报记者/李瑞娜/北京报道

  10月14日,地板巨头大亚圣象家居股份有限公司(000910.SZ,以下简称“大亚圣象”)融资融券再度下滑,分别为2.489亿元,及-1529万元,而此时的大亚圣象,仍然没有摆脱坊间对其两年前权利纷争的讨论。

  日前,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的一起股权转让及解除事项没有及时披露,于公告日前夕收到江苏证监局的警示函。据了解,这一股权转让及解除事项,正是发生于大亚圣象前董事长陈晓龙与其兄、现任大亚圣象董事长陈建军争夺公司控制权期间。而事实上,围绕大亚圣象“权利的游戏”话题,早在2015年大亚圣象第一掌门人陈兴康突然辞世后便已纷纷扬扬。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大亚圣象家族内讧的发展,公司营收也再难回到5年前的巅峰状态,2020年更是因为疫情原因营收下滑近两成。

  “一季度专卖店门店都在红星美凯龙等大商场里,受到疫情影响确实有所下滑。”大亚圣象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承,下半年在努力改善,二季度公司利润已经实现上涨,被压抑的渠道也得到了一定程度恢复。

  信披违规

  根据江苏证监局的警示函,经查,丹阳市意博瑞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博瑞特”)于2018年6月17日与丹阳市思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赫投资”)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大亚圣象控股股东大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亚集团”)股权中的6290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62.9%)以人民币6804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思赫投资。该《股权转让协议》后由大亚集团股东会通过,并进行工商登记。

  因大亚集团此时持有大亚圣象45.8%股权,意博瑞特、思赫投资转让大亚集团股权造成双方在大亚圣象拥有权益的股份发生重大变化。

  2018年8月22日,意博瑞特与思赫投资签订《解除协议》,决定解除6月17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思赫投资退还已受让的大亚集团股权。该《解除协议》后由大亚集团股东会通过,并进行工商登记。

  “经过上述转让和解除转让,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公司的情况发生较大变化。”江苏证监局表示,大亚圣象并未按照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因此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事实上,江苏证监局就意博瑞特与思赫投资上述股权转让及解除事宜分别下发了警示函。9月14日,证监会网站公布的《江苏证监局皇冠体育-官网对丹阳市意博瑞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及《江苏证监局皇冠体育-官网对丹阳市思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指出,因信披违规,将对意博瑞特与思赫投资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令人疑惑的是,本是两年前的一桩信披违规事件,为何于两年后才旧事重提?“这个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对我们公司完全没有影响。”大亚圣象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事情发生在2018年6月份到8月份之间,而自己是同年10月份才入职,“但对公司确定是没有影响的,因为已经过去了,而且股权也恢复原状了。”

  对此,经济学家宋庆辉表示,一般而言,若没有严重的问题,证监局可能不会对时隔两年的信披违规事件旧事重提。该问题若一经查实,对大亚圣象公司负面影响很大,或会直接导致股价承压。

  东方财富信息显示,9月18日下午大亚圣象发布证监局警示函公告时股市已经收盘,在9月21日重新开盘至9月28日,大亚圣象股价已经连续6个工作日下跌。

  “宫斗”暂停

  事实上,意博瑞特与思赫投资的赫然再现,不仅令人回想起当年权利纷争的岁月。而意博瑞特与思赫投资之间的股权转让及解除,也恰巧发生在这一时期。

  公开资料显示,陈兴康在世之时,个人直接持有意博瑞特51%股权和卓睿投资100%股权,两家公司分别持有大亚集团63%和18.87%股权。大亚集团为大亚圣象控股股东,陈兴康就此实现对大亚集团及上市公司的控制。

  陈兴康和遗孀戴品哎育有一女二子,分别为陈巧玲、陈建军和陈晓龙。陈兴康去世后,其所持股份由戴品哎分别继承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31.875%、62.5%股权,3个子女平均继承两家公司6.375%、12.5%股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思赫投资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647万元,由仲宏年持股48.72%,卓睿投资持股45.63%。此外,思赫投资还直接持有大亚集团13.54%股份。

  按照坊间流传的大亚圣象“3年之期”轮流坐庄的约定,2018年7月,当是陈建军走马上任之时。也就是说,意博瑞特与思赫投资之间的股权转让或是这场博弈的重要一步。

  2018年7月6日,在江苏镇江公证处的公证下,戴品哎将手中的关键一票投给了长子,将其持有的意博瑞特31.525%股权和卓睿投资54.5%股权依法转让给陈建军。该股权转让后,陈建军持有意博瑞特37.9%的股权,持有卓睿投资67%的股权。陈建军因此持有大亚集团股份超过50%成为控股股东,大亚集团则是大亚圣象的第一大股东,持股45.89%。

  与此同时,大亚圣象的高层洗牌也在继续。公司副总裁、董秘吴谷华辞职,另外,陈钢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值得注意的是,吴谷华和陈钢在辞去相关职务前已将其能减持的股票全部抛售。彼时,新入职的总裁吴文新于2018年12月26日提出辞任。2019年9月26日,董事许永生也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

  此后,陈晓龙、陈建军之间的“权利游戏”仍在你来我往,甚至对簿公堂。2020年6月1日,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陈晓龙先生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5月31日不幸逝世。这场兄弟阋墙终于落下帷幕。

  随后,陈晓龙配偶张晶晶及其3名未成年子女依法继承陈晓龙持有的丹阳市意博瑞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6.375%的股权和丹阳市卓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2.5%的股权。鉴于陈晓龙的3名子女尚未成年,其持有的股权将委托给其法定监护人张晶晶行使,并由其行使相应的股东权利。

  9月1日,戴品哎、陈巧玲、陈建军、张晶晶签署了《共同控制协议》,这4人成为大亚圣象的实际控制人,共同控制的大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仍持有2.54亿股大亚圣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6.44%,为控股股东。

  业绩尴尬

  大亚圣象权利纷争与高层动荡之际,也限制了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壮大。

  大亚圣象2020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5.40亿元,同比下降17.61%;实现净利润1.54亿元,同比下降24.07%;实现归母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降19.54%。

  从产品来说,地板及配件实现营收20.69亿元,同比下降9.23%,总营收占比达到81.44%,比上年提升近8个百分点,占比持续加重;中高密度板营收降幅则达到42.07%,仅为4.55亿元。对于半年报业绩下滑,大亚圣象将原因归咎于疫情因素。

  “我们的销售端口一般都是设在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等大卖场中,疫情期间卖场根本不开门,我们的销售也就无从谈起,甚至今年一季度的业绩是大幅下滑,历史上还首次亏损了6000多万元,但是单看二季度利润是上涨的。”大亚圣象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坦承,二季度时公司以同行业中较快的速度进行复原,被压抑的渠道方面也得到回归,下半年公司还会继续努力改善。

  不过,即便抛开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上半年,大亚圣象的营收规模也没有回到从前的巅峰时代。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大亚圣象营收分别为65.31亿元、70.48亿元、72.61亿元、72.98亿元,与2015年的84.40亿元相去甚远。

  今年6月,大亚圣象公告称,拟回购559万股股权激励股份并注销,原因是公司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0亿元,较2016年的净利润增长率为33%,低于45%。公司未达到解锁业绩条件。

  尽管通过对三费支出的优化,大亚圣象净利润得到拉高,从而呈现增利不增收的尴尬局面,但是控股股东高质押的情形,似乎又使资本市场看出另一重凶险。

  东方财富信息显示,截至9月25日,大亚圣象控股股东大亚集团质押总笔数23笔,质押大亚圣象总股数2.21亿股,质押总比例40.37%,占其持有的股份数86.94%。

  “质押率高不是最近一年半年的事情了,而是一个历史原因,最近我们也在努力降质押率,而且已经从90%多降到86%左右。”大亚圣象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质押来的资金用于集团的正常生产经营等业务方面,质押只是信贷上增加抵押物的措施,不会影响大股东控制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婷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0-20 国安达 300902 --
  • 10-20 中金公司 601995 --
  • 10-20 泰坦科技 688133 --
  • 10-20 洪通燃气 605169 --
  • 10-19 九号公司 689009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